第二十五章 梁宫夜宴

船在梁国的渡口泊了下来,红姑说一是要补充食物,二是要拜访梁伯,在梁国要表演几场。这时十多日下来,吴妤刻苦练习,凤姬说她已经可以去做伴舞了。午膳后,梁伯宫中的车队来到了渡口,我站在船上从窗户中往下看去,发现梁伯派来的使臣竟然就是那个两年前在公子府里索要我的良泽大夫。凤姬亲自下船去迎接了他,看见他一副色授魂于的样子,实在是让我恶心。凤姬将他迎到了三楼的大堂,然后让红姑将众人唤去说话。我混在人群中,躲在剑客堆里,因为身材矮小想那大夫良泽也不会在那么多人里认出我来。那良泽大夫看见那么多美男美女集于一堂,直直地瞪大眼睛,那眼珠差点没跌下来。凤姬说今晚大家就要去梁宫表演,所以要回去准备舞衣和装饰,让大家要准备妥当晚上切不可出丑。良泽大夫留下接众人的马车,先行告退,走时,凤姬竟然送了他两名处子两名童男,他连声道谢,笑得连嘴都合不拢了。

吴妤今晚要第一次登台,红姑送来了舞衣和一些首饰。她打扮好就去大堂与别的歌舞伎们排练,等我去时,就看见了她沮丧的脸,原来她嫌红姑给她的首饰比不上别的歌舞伎们。这是她第一次表演,不想在装扮上面输给别人。我看着她,忽然想起了,当初离梁时,夷吾曾经赠过一支芙蓉金钗给我,于是让她先回房等我。然后,我去房里拿了金钗,就帮她送去了,我帮她先卸了原来的头饰,打散长发,重新给她梳了一个垂云髻,将芙蓉金钗斜斜地插上,然后散乱地点缀了一些珍珠,并将她的耳坠也换成了珍珠耳坠。铜镜中的吴妤像似换了一个人般清丽妩媚之极,我想不用过几年她定不会输于那凤姬。果然一到大堂,她就受到了众歌伎们的围观,连连赞叹这装扮出色。她朝我露出开心的笑颜,我亦给她鼓励的眼神。凤姬来时看到吴妤,也不由露出了惊艳的表情,看来人要衣装果然不假。

傍晚时,众人就坐着梁宫的马车,进城了。我担心吴妤,也有点想见见夷吾的私心,就求了红姑让我跟着前去观看。红姑拗不过我,就让我穿了男歌伎们的衣服,又带了面具混在男歌伎的队伍里进了梁宫。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晚宴,在虞国时父亲都不曾带我去过。梁宫的晚宴设在诺大的花园的广场上。还是远远的就能听见笙乐齐奏,近了可以闻到酒肉飘香,再近,便看见百多榻几分成数排摆放着。几上摆放着各种酒肉瓜果,每个榻的旁边还跪着一名宫女和一名身批薄纱的处子。处子们都在额头上挂着珠串,青丝披肩,所着之纱隐隐可以看见雪白的肌肤和饱满的胸部,肉光致致。我不好意思多看,一同来的男歌舞伎们,笑话我少见多怪,哪个君侯的宴席不是这样招待赴宴者的。这些处子不仅在宴会上要招待贵客,客人若是看中了晚宴后就可以随意带回去。我们这些歌舞伎,除了凤姬之外在宴会上是没有席位的,梁宫的寺人将我们带到另一边的空地上,让宫女们随便端了一点饮食来,等开演了轮到我们了才能出场。不过在这空地上也可以一目了然地看见晚宴的情况。

不过一刻,所有的宾客就都来了,一众贵人刚坐下来,宫女们就上前切肉斟酒。贵人中有几人便搂着榻旁的处子亲起嘴来手也大肆地揉捏着那饱满的双乳。我的脸一下子变得火热,还好有面具挡着,众人看不到。歌舞伎们都忙着吃喝,他们似乎见惯了这样的场面。不一会儿,寺人大唱到,君侯到,夫人到,晋公子夷吾到,夫人梁公主到,我才重新举目向那处望去,正在享乐的贵人们也停下了手中的忙碌,纷纷站起来行礼。公子夷吾比分别那年更显威武成熟起来,他应该十八岁了,我本以为忘记了他的长相,如今看来即使记得也不敢相认了。他已不是当初的那个文弱少年,虽然仍是俊美无畴,但是那种不怒而威的姿态让人产生了一种只可远观的感觉,黑底金线的华美袍服更衬出了他的华贵气质。梁公主依然是绝美容颜身姿妩媚,只顾自己含情脉脉地望着夷吾缓缓行来,远远看去是一对无双璧人。

等梁伯他们入了席,寺人们才喧凤姬入场。凤姬今日打扮得雍容华贵,轻薄的粉色舞衣被风徐徐吹起有一种天仙下凡的飘逸感觉,艳光四射,让人不敢直视。她来到梁伯榻前,微微一福,抬头凤目中流光溢彩,对着那梁伯柔声道“妾从齐国而来,今日得见君侯乃此生大幸,能为君侯歌舞,以博君侯一笑,妾此生无憾。”那梁伯和在座的贵人们都陶醉在她轻柔的语声中,不由飘飘然起来,梁夫人与梁公主却脸有鄙色。过了许久梁伯才下榻扶起凤姬道“姬能来梁,乃我梁国之幸,本侯今日得见姬才是此生无憾,”说着那肥肥的手还在凤姬身上摸了两下。那凤姬不由粉面微红更显得媚态横生,梁伯亲自将凤姬扶到自己左下手的榻上,凤姬又向他行了一个礼道“姬这次从齐而来,特地为君侯带来了十名处子,十名童男,还请君侯笑纳。”说着她拍了两下掌,红姑就带着那些处子和童男走了进来,到了梁伯近处,一起跪地叩首道“君侯万安。”那梁伯上下打量着众人,脸露喜色,连忙让寺人收下带走了。然后凤姬又柔声道“妾要去准备歌舞了,就让我团里的红姑来伺候君侯吧。”那梁伯看了看红姑,虽是中年妇人,却美貌不减,风骚更胜于凤姬,就说道“可,可。”于是凤姬退下,红姑则扶着梁侯回到榻上,不顾那夫人含恨的双眼殷勤伺候起来。

今日的红姑,与我所熟悉的那个泼辣的红姑完全不同。她身着浅红的纱衣,脸上也精心地妆扮过了,倚在梁侯怀中,低眉娇笑,媚眼如丝,樱唇渡酒,大片雪白的胸乳在梁伯的掌握之中,一揉一搓间两点樱红清晰可见。贵人们见梁伯已经开始放浪起来,自是再也忍不住了,纷纷将榻边的处子们拉到腿上肆意猥亵。连公子夷吾身边的虢射,郤芮也楼着美人亲嘴抚摸,至始至终,只有公子夷吾一人,在那里独自饮着酒,不知在想些什么。这场景是在晋宫中常见而不怪呢,还是与公主恩爱,不会在公主面前做出与众人相同之态,或者是夷吾本来就是一个不好色只注重江山霸业之人。

不久钟鼓齐鸣,男歌舞伎们就出场了,他们上身光裸,下身则穿着虎皮短裙,脸带面具,舞动起来颇有阳刚之美。男歌舞伎们表演的是夏朝第二个王夏启所作的《九韶》。梁伯和贵人们都对这男子之舞无甚兴趣,只管搂着身边的美女享乐,反是公子夷吾停下酒杯看得无比认真。夏启是大禹治水时,在台桑遇见涂山氏女所生之子,夏启被生下后他的母亲就亡故了。长大后他推翻了到他父亲这一代的禅让制打败了原本的继承人伯益的东夷军队和有扈氏的军队,成为夏朝的第二代君主。夏启初为君时,与民同食同宿,除了祭祀鬼神外,不许人以乐相娱,尊老爱幼,用人唯才。可是到了晚年却沉湎于淫逸享乐之中,常举行万人起舞,乐歌高唱,酒气盈天的晚宴。这《九韶》就是他在晚年时为了歌颂自己一身功绩所作的歌舞。隐隐的火光中,我仿佛看见了公子夷吾脸上的沉思之色,对一个想要成为一国之君的人来说,思考每一个过往君主的成败之因是极其重要的一种修行,如我在梁之时他就常与文士探讨这些古往今来的君主们的所行所为。男歌舞伎的表演刚一结束,夷吾就鼓掌大声叫好,并让寺人赐了舞者们重金。那良泽大夫搂抱着美女,对夷吾笑道“公子是越来越有血性的大丈夫了,见女色而不起意,莫非还是喜欢童男。”夷吾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不知是否仍是为当初讨要我那件事而互相敌视着。梁公主赶忙举杯朝那良泽大夫道“我家夫主就爱这古来先贤的礼乐,而且舞者所作之舞确有丈夫雄壮之气概,良大夫只是怜惜着怀里的美人,错过了,错过了。”夷吾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们。梁伯只顾着与红姑寻乐,自是不会多管他们的事。

接着第二批女子的歌舞伎就上场了,带头的是团里凤姬之下的第二位舞伎玉姬。玉姬身材苗条,可能北方出生,身量极高,纤腰一束,胸脯饱满,走起路来颤颤巍巍,雪白的胸乳几乎要从纱衣中跳跃而出甚是撩人。众贵人们见是如此绝色出场,都放开了怀里的美女,目不转睛地欣赏起来。这一场吴妤还没得上,凤姬亲点了她给自己伴舞。一众歌舞伎将玉姬围在当中,做出莲花盛开之态笙瑟声起,轻纱衣袖翻飞,众女们每跳动一下都令得双乳颤抖不已,似要从那舞衣间崩裂而出。在灯火的照耀下越发显得人美如玉,顾盼生辉,众舞伎,低头,扭腰,舞步轻盈,及尽媚态地作着妖娆之舞。贵人们连连拍手叫好,可我就是没有看出什么来,只是没有内容的舞蹈而已,与那些男舞伎们所舞的《九韶》根本就没有可比之处。再观察夷吾,他果然如我这般无味地在一旁喝着酒。虢射就完全不同了,脸露迷醉之色,看他在公子的议事殿里还是侃侃而谈的贤士,到了这种场合却是真相毕露。不由想起父亲来,每次虞公请宴,他从不带我与母亲前往,当时他对着那些美女舞姬们又是如何的一副嘴脸,是如夷吾这般呢,还是同虢射和众贵人一样。想着想着,那玉姬的舞蹈就到了尾声,又恢复到起初时莲花盛开的场景。乐声一止,梁伯大声叫好,让寺人赠了众女黄金美玉。那玉姬去梁伯榻前谢礼,梁伯放开楼在怀中的红姑,一把把玉姬拉到腿上。伸手探入玉姬怀中搓揉,玉姬的衣襟被撕扯而开,雪白的双乳就呈于众人眼前,两点樱红在梁伯的指间隐现。玉姬双颊绯红却没有恼怒,竟偎在梁伯怀中,亦伸手探入梁伯的衣襟中抚摸起来。众人大笑道,梁伯今晚定可一夜贪欢了,那梁夫人冷着脸在一边一语不发。

我转头看了看吴妤,她的脸色煞白,原来歌舞伎团里除了凤姬以外,所有的人只要被贵人看中,都是躲不过这些陪宴之灾的。当初她想法单纯,以为只要表演出色,就不会被送与他人,现在才知道虽不会送于他人但身体被人糟蹋已是难免。我走近拉了拉她的袖,低声道“姊,如你想离开,云还有金可以赎你一同去翟。”她紧咬着唇,正要说话时,有舞伎来说,凤姬已经准备好了,让她快与众人前去伴舞。我只得放开她的衣袖让她与那些舞伎同行。我想这场表演好了,回到舟上定要从那凤姬手中将吴妤给赎出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