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再见已是陌路

周襄王二年,晋侯夷吾铲平了在国内的所有异己开始了他对晋国的正式统治。周襄王三年正月,夷吾从梁国接回了其和大臣们在梁国的家眷,梁公主和太子姬圉虽在夷吾得立时就已被封,但当时因为晋国国内未稳,所以到如今才和一众人等坐舟前来晋都绛城。此时离我逃离虞国已经过了六年,十三岁的我在晋都的狐府迎来了又一个生辰,远在翟国的重耳亦二十二岁了。狐突记得重耳的生辰,自然也就把我的也记挂上,我在晋国的友人几乎都已死绝,所以这个生辰,就狐突,管家,启和我一起弄了一桌酒菜过了。令我开心的是,重耳竟然托人从翟给我送来了生辰礼物,那是一件全新的白狐裘,还有一顶裘帽,我穿戴起来尺寸正好似是量身订做的。同时带来的书简上,重耳催促我离开晋都回去翟国。如今他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了,季隗给公子重耳生的第一个儿子叫伯鯈是一个健壮而调皮的小子很受大家的喜爱。

十五那日,梁国的船只到达了晋都,宫内来旨所有大臣,公卿,贵女都必须前往渡口迎接君侯夫人和太子的到来。狐突官拜上卿自然是要去的,我因为还未有分爵可以不和官员们一起列队,但是我请求狐突让我混在民众堆里看看热闹,在家太久也闷得甚慌。得了狐突的应允,那日启和另外一个家人随我一同驾车前去渡口观望。我们在离渡口不远处停下了马车,然后就随着人流往渡口而去。我穿着重耳送我的狐裘,带着裘帽,到了才发现了不合时宜,因为身边多是身着棉袍的普通晋民,在他们之中我显得特别刺眼。可是此时想换衣也没有带来替换的,如果脱了自己也受不了冻,只得压低帽檐混在众人当中。到渡口时,能够远远地看见几艘官船但尚未靠岸。岸边人头汹涌,人们都在兴奋地议论着晋侯夷吾的妻妾。夷吾至今一妻一妾,晋夫人就是昔日的梁公主,她为夷吾生了一子一女,太子姬圉,长公主姬妾。而夷吾从梁国带来的那个妾,人们称她为吴夫人,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她与夷吾之间的爱情故事早已成为梁国家喻户晓的佳话,如今在晋国也成为美谈。那是我的姊吴妤,只可惜她至今未为君侯生下一男半女。

船缓缓地靠了岸,几声编钟声起,有寺人站在船头大声喝到晋夫人到,太子圉到,长公主妾到。寺人的声音刚落就看见为首的一位身着皮裘的美妇在两个婢女的搀扶下步上了船头,梁公主比之三年前的风韵更是迷人。她的身后分别由寺人抱着一男一女两个粉雕玉琢的孩童,那是她和夷吾的孩子们。站在另一边的群臣的队伍开始移动起来,他们慢慢地靠向了两边,中间分出一条路来,那个不曾相忘的人缓缓步了出来。我已经三年没见过他了,他的身形比三年前更是伟岸,虎步龙行,高高的侯冠戴在他的发顶。纯黑的皮裘在他的步动中带动着闪耀的光,他的侧面如刀斧刻出深刻而立体,透出一股淡淡的威严。我明明离他甚远却看得清晰之极,仿佛只要一伸手就能触摸到他。身边的人群忽然静寂了下来,我就这样呆站在那处,抬起头目光紧紧地跟随着他的身形往前。他来到船边,迎面的晋夫人已经在婢女地搀扶下下了船,她望着夷吾甜甜地笑着,然后将手缓缓地交到了夷吾的手中。夷吾握过她的手在掌中,道出一句“让你们久等了。”晋夫人的美目中闪烁着重逢的喜悦泪光。不知何时,我感觉到有东西迷糊了我的眼,于是用指尖轻轻地抚上自己的面颊,泪就这样掬在了手中。夷吾从寺人手中用单臂抱过年幼的太子,于是他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牵着晋夫人往众臣而去。为首的狐突和虢射连忙帅着众臣行礼。我这里的民众也开始一个个匍匐在地远远地朝着他们的君侯和夫人跪拜着。只有我在寒风中直直地立着,看着那对牵手而行的人,多希望他能回过了头来看一眼,只要一眼啊,可是夷吾从来都是这样目不斜视的,他踩着稳稳的步子很快地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周围的人还在不停的跪拜中,我系紧了披风的领子,转身要往回走时,忽然一个娇俏地声音在我背后响起“这位阿郎,请慢行。”我转过身去,是一个穿着侍女装的少女,与刚才搀扶晋夫人的婢女一般打扮。“请问何事唤我?”我向她揖了一礼问道。“这位阿郎的裘衣,通体雪白,甚是少见,敢问是何处所得?”她问道。“北方友人所赠的生辰之礼。”“这就是了,”那侍女一副了然的样子,“晋都从来不曾见过哪里有售如此上好的皮毛,梁国亦不曾见过,如果是北方那是定有这种雪狐了。”她说着朝身后招了招手,她的身后人群中就走出两个寺人来,一个手上捧着一件灰色的皮裘,一个手上捧着一盘金锭。那侍女用一种轻蔑地眼神看着我说道“我们夫人,甚是喜欢你身上这白狐裘和裘帽,特用这梁国上好的蓝狐裘和金子一起与阿郎交换。”“你家夫人?”我疑问地望着她。“正是,我家夫人是晋侯最宠爱的吴夫人,”说着那侍女的样子更是高傲起来,似乎她觉得我一听说这个名号就会乖乖地脱下自己的衣服双手奉上一般。我轻笑了一下,看来吴妤还是改不了她的老脾气,这已是她第二次看中我的衣袍了。“我已说过,这是友人相赠之物,不换,”我轻轻地说道。那侍女顿时大吃一惊,估计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忤了她的意,应该说是拒了吴夫人的所求。“你这阿郎,怎这么不识好歹,我们夫人能看中你的衣服,是你一辈子的福气,”她又说道。“不换”我再次朗声道。这时旁边跪拜的人都被我的声音惊动了,纷纷过来围观。被惊动的还有陪我出来的狐府家人“怎么了,少爷?”他赶忙上来挡在我和那侍女中间,生怕我有什么闪失。“小姑娘想用她那件衣袍和金子换你家少爷的裘衣。”我对那家人说来,既然狐府的人来了,就让他来应付吧。

那家人明显听出了我的话中之意,马上向那个侍女摔摔手道“去去去,休得扰了我家少爷。就你那破衣服,谁看得上眼,我家少爷有的是金不缺你那几锭,快收回去免得丢人现眼。”“你,你”那侍女怎经得起狐府家人的抢白,气的眼泪都要落下来了。这狐府的家人可不是盖的,狐府在晋都屹立二十多年而不倒,府里的仆人亦自比那一般人高出许多,别说普通民众他们不放在眼里,连那些有官职的也处处忍让着他们。“绢儿怎么了?”忽然一声清脆地声音在那侍女身后响起,这个声音与三年前一点都没有变,我将狐府家人推到了身后,抬头看去,多期待与她的相遇啊,我的阿姊吴妤,那个在芮城陪伴了我多年的少时玩伴。她慢慢地步入了我的眼里,三年了她还是和分开时一样的身量,只是变得更加弱柳拂风,明艳动人,眉梢眼角是妇人才会有的柔媚风韵。她穿着蓝紫色的貂皮披风,发髻低低坠着,只插着一根芙蓉金钗。那金钗晃痛了我的眼睛,时光仿佛又倒转到三年前梁宫的那场夜宴,那支钗改变了她的命运,亦改变了我与她之间的一切。“参见夫人”那侍女和寺人们的参拜声将我从记忆的漩涡中拉了出来。我才看见吴妤身边还跟着一个佩剑的武将,竟然是那个小人,升了官的大夫屠岸夷。“夫人,夫人,这个阿郎不肯换出他的袍,还出口相伤,说您所赐的那蓝狐袄是破衣,还嫌您的金子污了他的眼。”那侍女看见自己的靠山来了,立即抹起眼泪申诉起来。“真有此事?”吴妤听后愠怒道,直直地朝我看来。我亦当仁不让地直视着她,我不信她认不出我来,毕竟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总会有种直觉在。可是出乎我的意料她似乎真得没有认出我来,我自己以为这三年来没有多大变化,除了身高以外,现在我已和十七岁的她差不多高了。

“果然是晋都绛城,梁国哪里比得上,遍地都是贵人,这不连这庶民群中就站着一个大贵人吗?”她一边低头摸着自己殷红的指甲一边用嘲讽的口气说道。“多谢夫人夸奖,云还真是一个贵人呢,否则怎劳动夫人刚下船就来相见呢?”我轻声道,只用我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听到了吧,我叫云啊,我是云啊,阿姊快认我啊。“云,贵人的名字怎么挺俗的,好像很多贱民都喜欢用这个名字,”她朝着自己的指甲吹了口气,抬头斜视着我。忽然我就傻在那里了,怎会这样,曾经在心底模拟了一百次的重逢画面,不是应该相拥欢喜而泣吗?怎会是如此的唇枪舌剑呢?莫不是她忘了我,莫不是她恨我赠她金钗让她流落梁国?“这位阿朗你开口吧,到底要多少才肯将你身上的裘衣卖于我?”她冷冷地问道。忽然我觉得自己很好笑起来,这三年该不是我担心她的单相思吧“夫人这么想要,要不夫人将发上的芙蓉金钗赠我,云就将这狐裘赠你。”她伸出涂满丹蔻的手轻柔地抚摸着发间的金钗“这个,不可以,这可是君侯亲自相赠的定情之物。”这金钗本是我当年赠她初次表演之物,如今却成了夷吾相赠与她的定情之物,那些街头小巷中所传的她与晋侯夷吾的浪漫故事恐怕也是她一个人的说法吧。“可惜了,云这狐裘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相赠之物,亦不能赠与夫人。”我的心早已凉透了,对着她轻视的目光,我更透出一种鄙视来。“你这阿郎倒是不识抬举得很,屠将军”说着她叫了一声身后的屠岸夷。怎么,交换不成还要来硬的了,果然还有那几分在芮城的泼辣劲,只可惜这里是绛城。只可惜我再亦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云,而是晋国上卿家的少爷狐云。

“怎么又是你这个小儿?”屠岸夷看着我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几次相交下来这家伙是彻底怕我了。“屠将军,怎么?你认识他?那好,你让他将那狐裘给我。”吴妤朝他命令道。“夫人,这个恐怕很难?”屠岸夷不好意思地说道。“屠将军,当时不是对本夫人说这晋都没有你搞不定的事吗?现在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本夫人怎么在君侯面前保举你。”吴妤的声音越发生冷起来。“这,这。”“你这妇人不过是君侯的一个姬妾,还满口本夫人,晋国就一个夫人是梁国的公主。凭你的身份还想强要我家少爷的东西,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家少爷是谁,就连郤芮大夫他们见了我家少爷都要礼让三分。你一个歌姬出生的姬妾,又算什么呢?”站在身后的狐府家人实在是憋不住了,上前就是一通劈头盖脸地朝吴妤骂去。“这,这还了得,哪有王法,屠将军我命令你现在立即就将他们两个抓起来,否则我就去君侯那里告你容许别人欺侮我,”吴妤急地拉着屠岸夷的袖袍大叫着。“这里是怎么了?”不知什么时候穿着寺人服饰的勃鞮出现在了众人当中“吴夫人,怎么是您?还有狐少爷。”他笑着向我们两边行了礼。“你看你看,什么叫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不就是了。吴夫人,这位呢是上卿狐突的侄孙狐云,说起来啊还是君侯的表弟,您的小叔子呢。”勃鞮笑着向吴妤介绍道。吴妤的脸上出现了尴尬,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对夷吾来说,对这满朝文武来说是什么。而我不同,我是狐家的子弟又与夷吾是亲戚,所以只要再过几年就是位列人臣的身份。“原来是狐家少爷,久仰久仰了,以后还要多走动,望多关照一下妾身,”她的脸转眼就变了,变得如刚来时妩媚动人,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纯真的女孩吗。这三年她是怎么过来的?“绢,我们快走吧,君侯一定要等急了,”她赶紧叫上婢女和寺人,然后向我福了一礼道“狐家少爷告辞了。”我微微向她一揖道“夫人走好。”屠岸夷也连忙屁颠屁颠地跟在那群人身后走了。

勃鞮站在我的身边长声一叹“哎,狐少爷莫怪,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世上唯小人和女子最难相处了。”呵呵,敢情他没把自己分在小人那类,“岂敢岂敢,有劳公公了”我连忙向他叉了叉手。“狐少爷,你别看这吴夫人现在这么傲气,等她进了宫就知道了。她不就仗着年轻漂亮君侯宠爱吗?以前君侯在梁整日想着复国之事,所以没有广纳姬妾。如今诺大个晋国在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那宠爱还能有多久?”“那依公公之见在宫中该如何保住自己呢?”我谦虚地问道。“一是出身,比如诸侯国的公主,周室的宗女。二是拉拢大臣,三是有自己的一套媚功,就像骊姬夫人那样。”他哈哈笑道“不过狐少爷就不需要那么多了,你可是我们君侯的亲戚,狐家现在唯一的后人啊,到时什么都不用做就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公公见笑了,只是这周室宗女都能嫁给晋侯吗?不是说同姓不能嫁娶?”我问道。“狐少爷是周礼看多了,这世上礼数早变了,姬姓的诸侯国到处都是,周室为了拉拢人心,将王室宗女下嫁,出嫁时周王就会另赐周姓,也就不会姓姬了。”他解释道,然后向我行了一礼“小人还要回宫复命,只是和狐少爷很是说得来,以后若有的机会,还望能与少爷多多亲近。”“这是当然,狐云也觉得公公甚是合了我的心意。”我连忙回礼道。勃鞮笑着转身追着吴妤而去了。

我带着狐府的家人,回到马车边,启还坐在那里,我上了车,他们就开始往回赶。我将整个人埋在狐裘里,三年了,终于再次相见,可是想不到这再见已是陌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