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汉阳

回到营地看见了自家的马车,可是却找不到启的影子,季叔妹的一席话并没有影响到我的心情,毕竟那是他们兄妹一厢情愿的想法。虽然这是个男权至上的世界,可是至少我的命运可以自己主宰。启是晚膳时才回来的,他不在我自己先做了米汤,旁边的商人差自家女儿给我们送来了一只烤野鸡。启的脸色不是怎么好看象是与人争执过一样。“娇娇,我想我们到了楚国的汉阳还是和商队分开吧!”这是他回来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渡过汉水以后,大约走大半日路程,就可以到达楚国的大城市汉阳也就是楚国的旧都。

“怎么了?你刚才去哪里了?”我问道。“季宣把我叫去了,”他一边说却不敢直视我的眼睛。“他说什么了?让你想与他们分道扬镳?”“他说,他说”他以前说话都不会这么拖拉的,其实我已经想到了一定是季宣和他说了季仲礼的心思。“他说,他儿子季仲礼喜欢娇娇,想和我们结亲。问我娇娇的家人在何处,要登门求亲。”启总算把事情说出来了。“那你是怎么说得呢?”我又问道。“这怎么可能呢?娇娇是什么身份,岂是这些贩夫走卒可以痴心妄想的。我当时说虞国灭亡时娇娇和家人走散了,如果能够找到家人的话也不会同意的。所以劝他们死了这条心。可是后来季叔妹来了,她说娇娇已经许人了。”原来这才是让他吃惊的原因,“我随便虎虎他们的,省得再来多话,”我不好意思地笑道。“就是嘛,我也在想怎么可能呢?从没听主人说过从小把娇娇许给谁家的。原来是骗人的,害的我还差点与他们冲撞。”启总算能看着我的眼睛说话了。“快点用膳吧,早早休息,明日可以赶去汉阳,”我向他挥了挥箸“我想去息夫人墓上拜祭一下,她是个了不起的女子。”“哦”他木木地回道。估计他还不知道息夫人和楚文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启是楚人多多少少还是应该知道些民间传闻的。

第二日,商队开拔往汉阳而去,到了楚地后大家都轻松了许多,这里是这些商人最终的目的地,他们要在这里兜售带来的土产以换取楚国的丝帛。傍晚终于到达一座巨大的城池之下,这就是汉阳城了。守门的楚军在盘问了季宣之后,给众人放了行。季宣似乎对汉阳是熟门熟路的,他带着我们来到城中心的一家旅店,很快就从店里来了几个人和他打了招呼,然后季宣让我们都下车,让那些人把马匹和车辆赶去店后的马厮。我只从车上拿下换洗的衣衫和凤来琴,启却背了一个又大又重的行囊,到这时候我才知道狐突是多么的大方,他给我们的金子足够我挥霍几辈子了,只是辛苦了启。

被店家引进店中,秦晋的商人们各自要了自己的房间,他们还是和来的时候一样一家人只租一个屋。启招呼来店家,说我喜欢清静问有没有安静的地方,店家才说后院有两个厢房特别安静不过价钱要比这前楼贵了很多。启都没有考虑就拿出金子把那两间房要下来了,我这才发觉一同来的商队里的少女们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启似乎不大在乎树大招风,还特地问店家有没有临时的侍女可雇,结果店家说可以让他女儿来照顾我,当然那是要金子的。于是启又给了那店家金子,不一会儿店家的女儿就来了,看上去也只比我大几岁。我有点不好意思该怎么让这女孩照顾我,因为她与那些专门的侍女不同,如果你不让她做什么的话,她大概只会站在那里和你对望着。

店家的女儿带着我们进了后院,季叔妹有点进退两难,她不知道该跟着我们走呢,还是留在大堂上。因为她的父亲和兄长还在看着店里的人帮他们赶车卸货。后院的厢房果然非常清静布置得也很舒适干净,我让那女孩先帮我打来沐浴的热水,无论做什么先洗掉这一身的疲惫还是必须的。那女孩手脚非常利索不一会儿就弄好了一切,连沐浴用的香料,皂角,布帛也一起拿来了。楚国真是一个细腻的国家呢,这些东西在晋国的民间一般很少看到,当然狐府是一直有的。想不到在楚国平民的女儿都能享受这些东西,难怪都说楚越多美女,美女也是靠这些东西打扮出来的。我舒服地泡在水中浮想联翩,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喜欢上了做一个女孩儿。我用布帛在水中轻轻地擦洗着身体,胸口按压上去有点隐隐的痛,似乎有什么东西鼓了出来摸上去硬硬的甚是难过。我在想我是不是病了。沐浴完我唤来店家的女儿说我可能病了想看大夫,但是最好是女的大夫。那女孩想了想道“好像汉阳城的大夫都是男的,如果女的话只有接生婆。不过也有接生婆是懂一点医术的,她家隔壁就住着一个。我让启进来给了她一点碎金子,让她去请那接生婆过来,然后关照启今天感觉不适不想去大厅用膳了,让店家送几个清淡的菜点过来就可以了。

那女孩晚膳后才带着接生婆来的,说去的时候那妇人正在给一户人家接生现在才好就赶过来了。我连忙让她去前厅再点几个菜一壶酒来给那妇人。倒是一个慈祥的妇人,说先看了我的病再用膳吧。于是我脱去了衣衫让她看我的胸部,还说了症状,她看了之后哈哈大笑告知我不是生病了是因为长大了。我幼时丧母,之后一直以男装示人自是无人对我说起这些,隐隐约约知道女孩子长大后是什么个模样,可是对这个过程还是完全不了解的。老妇人很仔细地指点了我,今后可能遇到的一些事,包括饮食上要注意什么。还说让我明日上街去看看楚女的样子,她们个个胸部丰满,腰身纤细,这其实是有保持之法的。这时那店家女儿端来了酒菜,妇人就一边喝酒一边滔滔不觉地说起来了,她越喝越起劲最后连那些男女之事都说与我听。害得我面红耳赤,倒是店家女儿一点都不见怪,可能楚国就是这样的母亲会和女儿说这些,如果我母亲还在的话是不是也会和我说呢?

妇人吃喝完了拿了赏钱,准备回去,却又对那女孩说让她帮我准备一副长绢丝,说明日一早来教我束腰,女孩允了诺就送她回去了。我亦让女孩不用过来,到明早再来帮我梳洗。这夜如何都睡不好,妇人的话似乎一直在耳边喋喋不休,不好意思去想,却总会浮现一些幻影,我不知道是不是别的十三岁的女孩都会有这样不眠的夜晚。

第二日一早店家女儿很早就来了,她带来了一卷白色的绢丝,后面跟着昨日的妇人。那妇人比昨日见时严肃了一些,她说要叫我好好学着如何束腰,而且每日都要坚持,只有这样才会成为一个风姿卓越的美人。我想那梁公主和吴妤,凤姬都是婀娜多姿的美人,不知她们有没有学过楚国的这个美人之法。至少吴妤离开我时没有束过腰,我的母亲似乎也没有。老妇人将白丝绢展开,让我脱去了里衣光裸着,就着胸部以下到胯部之间的地方开始一层一层地缠绕起丝绢来,而且还非常有力,拉得很紧,有时都让我想叫痛还是忍住了。最后她将剩下的一段塞到绕好的丝绢中算是大功告成。我连忙穿上里衣和纱裙,结果她拉着我的衣裙大皱眉头说这衣衫实在是太难看了。我只能对着她干瞪眼,然后她就关照店家女儿要带我去城中最好的锦衣坊多挑几件漂亮的。说着她还随手抓起我挂在颈上的香囊道,全身上下就这个香囊算是最合眼了。楚人的确是眼高过顶啊!

打理好一切,我们便去大厅用早膳,启还有商队的女眷们都已经在那里了,而商队的男子听说都一早就出去做买卖了。我请那妇人用膳,正要替她唤酒时,她却拒绝了,说只有睡前才喝酒今日还要去人家看产妇,随便叫了几个早点,匆匆用过就一个人离开了。少女们都闲着没事,我想起了那妇人提过的锦衣坊,就提出让店家女儿带我们一起去看看,大家果然都有兴趣,用了早膳就一起外出。启也要跟上来,我说我们都是女子他一个大男人跟着连衣服都不能试,而且在汉阳这么大的城中应该不会有什么坏人的,只要把金子分给我点让我挥霍就可以了。他有点无奈,但还是乖乖地给我了一个金锭和一些碎金子,于是众女孩的眼里又露出了羡慕之色。我不理启,又自说自话地从他袖袋里掏出一锭金来道“这个是启大哥,特地送给各位娇娇的,所以今天你们都可以选自己喜欢的一样东西。”大家开心地拍手,原来和大家一起分享金钱是很快乐的一件事情,就象在芮城每次吴妤拿到卖参的金子时都会露出幸福的笑容。吴妤一想到她,心里仍是隐隐地痛,曾今那段相依为命的日子如何都无法从记忆中抹去。

汉阳的街头非常热闹,卖菜的,卖布的,卖首饰的,还有唱诗歌的。楚人的衣服比秦晋不知华丽了多少,好多士人穿着的衣袍上都绣满了繁花和人物。难怪初遇季宣时他说起楚国的丝帛衣类就会赞不绝口。少女们在路边看着那些小东西目不暇接不亦乐乎,我倒更喜欢观察那些楚人,他们肆无忌惮,潇洒不拘,在大街上就有人会大声放唱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楚人真是浪漫啊!等我回了神,才发现少女们手上都拿着七七八八的小东西,已经挥霍了一遍了。我不喜欢那些饰物,虽然花俏,但是总让人有路边小贩的感觉。还是去那妇人说的锦衣坊看看吧。

转了几条街,总算在一个大店铺前停下来了,店家女儿说那就是锦衣坊了。少女们谈笑着一拥而入,我也紧跟其后,衣铺里挂着琳琅满目色彩纷呈的成衣,店家竟然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穿着华丽的五色深衣,上面绣着白鹤展翅。“各位娇娇,不知想买点什么呢?”他笑着招呼道。“来衣服店当然是买衣服咯,把你家店里最美的都拿出来吧。”季叔妹说道。“大王的夫人们都是在我这里制的衣服,所以各式齐全不知道娇娇们是要?”我总算听懂了他的意思,周朝是把贵族和贱民分开的,所以一般平民是不能穿贵人们的衣服的。而我们从秦晋来,光凭我们的打扮店家是分不出我们的身份的。

“我们都是商人的女儿,就给商女可以穿的就可以了。”我淡淡地说道,从那男子眼中看见了一点轻视的目光,虽然他还是满脸堆笑。其实在这个时代,商人的地位是很低的,比一般平民好不了多少。他从一个衣柜中拿出一大堆来给我们挑,都是一般平民穿的深衣,不过用料和色泽的确比外面的店铺都好了许多,还绣着各色的花纹。少女们每人都选了一件,大多是粉色,鹅黄,浅绿,因为我说过要用启的金子买东西送给她们的,所以她们连衣都不试了。其实深衣还真不用试呢,它只要简单得穿在身上然后束上腰带就可以了。“既然都选好了,干嘛不把现在身上的换了?也可以漂漂亮亮地去玩,反正这些破纱裙扔了也不可惜。”季叔妹发话道,似乎出钱那个人是她一般。于是少女们围着店家问在何处换衣,结果店家不好意思地锁了店门走开了,留下大大的店堂给大家换衣。她们一个个换上选好的衣服,就象一只只彩色的蝴蝶。我站在一边静静地望着这些可爱的女孩,等她们都换好了我还没有给自己选一件呢。

店家走了进来,我随手从柜上挑了一件深蓝色的纯色纱织深衣,一件纯白的上面绣着梨花的丝质深衣,一件浅紫的蝴蝶锦丝外袍递给店家帮我配了束腰的锦带。店家帮我拿了泛着光泽绣有同色花纹的缎织腰带给我道“娇娇选得都太素了,负了如今的年华。”我笑道“我想快点长大。”他露出一个哑然的表情,然后帮我包好衣物,付钱时我才发现原来名店是很贵的,启给的金子都给了店家还不够,结果店家说我挑得那几件放在那好久没人问津了,算是给我便宜。走出店门,美丽衣装的少女群中夹着依然是来时装扮的我真还是有点突兀,急着让店家女儿带我们回去。虽然她们一个个露出不情愿的表情,可是也不能拒了我,只得跟在后面往回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