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軍事

軍事

闢謠,闢謠……聽教授給“意呆利”二戰軍隊的“平反

復旦大學國際政治與歷史研究所供職的意籍教授里皮.詹姆斯(中文名:李平章)先生,在一家咖啡館約見了,里皮教授在意大利國內同時也是著名的軍事歷史學家,他對我說,目前在網絡上,尤其是豆瓣網,人人網等社交網絡上,流傳着一篇叫做《二戰時意大利主要負責搞笑》,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響,甚至有一些學生,公然拿着這篇文章和意大利留學生開玩笑,造成了很多不友好的衝突。 意大利駐華大使館,各領事館都曾向相關部門反應問題,但收效都不大,可以說,這一文章對意大利在華的國際形象,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里皮教授開誠布公的對我說,意大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是軸心國,應當受到愛好和平的國家和人民的譴責,但這也並不是嘲笑意大利軍隊乃至意大利人民的理由。

軍事

他是三國天空中的一顆流星,神機妙算不亞於諸葛亮,死後多年依舊影響天下!

三國,在中國的歷史長河中無疑是最為波瀾壯闊的一段。〝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說起智慧,我們很容易想起足智多謀、神機妙算的諸葛亮,想起先生那百拆百驗、屢試不爽的錦囊妙計。曹操的身邊也有一位神機妙算、料事如神的謀士——郭嘉郭奉孝。 郭嘉好比三國天空中的一顆流星,來也耀眼,去也匆匆。他光芒四射,算無遺策,成就了曹操的功業,也牽惹了曹操的感情。郭嘉38歲去世,曹操心疼得直呼〝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直至赤壁兵敗,還哭着說,〝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 如此讓曹操動情,郭嘉究竟有何過人之處呢?

軍事

左權之死真相:一百鬼子追得數千八路軍漫山逃竄

日本回憶文集通過參戰日軍的回憶和許多照片揭露不為人知的歷史:1942年,百名日軍裝扮成八路軍深入共軍“根據地”,擊潰八路軍總部機關幾千人的部隊,擊斃和俘虜了包括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左權在內的多名中共官員。此文揭開了左權之死的真相。此前,黨媒發表文章也曾證明左權死於益子挺進隊之手。而大陸作家揭露毛澤東賣國的文章則揭示了八路軍戰鬥力如此低下的根本原因。 左權之死:一百個鬼子追得幾千八路軍漫山逃竄

軍事

蘆溝橋的第一槍

日本研究近代史的學人,對七七事變的「第一槍」,三年前早已默爾而息,萬馬齊瘖,再也不敢置一詞了。因為…… 圖/林崇漢 分享 1 1937年7月7日夜,中日軍隊在北平市的蘆溝橋發生衝突,雙方進行交涉調解,日軍揚言演習失蹤的那名士兵志村菊次郎,也已在二十分鐘以後歸隊。這時卻響起了震撼全世界的第一聲槍響,爆發了我國為時長達八年的抗日血戰,迄今已達七十八年。 在歷史的記載中,交戰國雙方的中國與日本當局,都將蘆溝橋事變定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開端。 蔣經國在〈建黨八十五周年紀念專文〉中,便指出「中國抗戰,是關係整個世界大戰成敗的一役」;更沉痛說,當時「我全國軍民浴血抗戰,悲壯慘烈,列強不但沒有正義的行動,而且還把戰略物資供應給侵略者;甚至還幫日本封鎖我們的國際通路,對苦難的中國落井下石」。 日本在1941年12月12日,也就是攻擊珍珠港後第四天,由「大本營與政府聯繫會議」為發動的太平洋戰爭定名,通過決議為「大東亞戰爭」;而由內閣情報局公開宣布「這次對米、英、蘭(荷蘭)戰爭,含中國事變,統稱為大東亞戰爭;雖稱大東亞戰爭,但並非意味著戰爭地域僅限於大東亞」。足見日本政府坦率表明,第二次世界大戰,自七七蘆溝橋事變開始。 西方記載兩次世界大戰,迥然有別,以一戰來說:「1914年6月28日上午十一點十五分,奧地利的斐迪南大公(Francis Ferdinand)及夫人,在奧匈帝國的波斯尼亞省(Bosnian)省會塞拉耶弗市(Sarajevo)遇刺身亡,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戰。開槍的人,是波斯尼亞省的塞爾維亞人(Bosnian Serb)加夫里洛普林西佩(Gavrilo Princip)」,足見歐洲史界對第一次世界大戰發生的人事時地,敘述得清清楚楚;但是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起源,卻略而不詳。 七十八年後,儘管是抗日戰爭勝利已到了七十周年,我們今天還有很多人要問: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普林西佩何在?說得更明確一點: 蘆溝橋事變,是誰開的第一槍? 2 西方雖然將蘆溝橋事變納入世界大戰(World Wars),但對中日雙方誰啟動戰端,卻不分青紅皂白,一筆帶過,稱「1937年7月7日,中國與日本的部隊,在接近北京(應為北平)的蘆溝橋(馬可波羅橋)相互開火」。可見西方史學家對亞洲不求甚解,重大地名都不正確。 美國寫《旭日東升》(The Rising Sun)的約翰杜蘭(John Toland),對這一段史實,也寫得模稜兩可:他在書中第二章〈蘆溝橋〉(To the Marco Polo Bridge)中猜測: 「開槍的是什麼人呢?是否土肥原一派日軍,為了製造以兵力侵略中國的口實,而故意擴大事態呢?還是共黨為了觸發蔣介石和日本人之間的全面戰爭,以便於促成赤化中國的目標,而陰謀暗放的冷槍呢?」 西方史學界無法斷定蘆溝橋事變誰是禍首,中日雙方的史學家更是說法齟齬,歷經四十七年,迄無定論。 日人古屋奎二所著的《蔣總統祕錄》中,提及「第一槍由哪一方面射出,有人推是共產黨的便衣隊所發,藉以肇生事端。但(二十九軍排長)祈國軒說:『共軍的槍聲又是一種聲音,馬上就會聽得出來,並不像那樣的響聲。』」 李雲漢著《盧溝橋事變》一書,對戰後日本偏重「誰放第一槍」問題,淡然不以為意:「由於日軍在盧溝橋的演習是非法的,更由於盧溝橋事變已演變為兩國間全面的戰爭,所謂『第一槍』的爭論,已毫無意義。」(按:本文提及「蘆溝橋」因引文出處不同,部分作「盧溝橋」仍依照原文。) 「戰後日本出版有關盧溝橋事變的書籍,無不偏重所謂『第一槍』問題。暗示的用意是:誰放出『第一槍』,誰就要負挑起戰爭的責任。但問題並非如此簡單,不僅所謂『第一槍』迄今仍是『謎』,說7月7日夜晚盧溝橋畔射擊『第一槍』的一方,該負戰爭責任,也是草率而膚淺的看法。」 當時擔任北平大使館武官輔佐官的今井武夫少佐說:「最初的射擊有人認為中國兵偶然發生,或有計畫性者、或陰謀,此陰謀是由於日本軍的謀略,或由中共、或由尖銳抗日分子之謀略等。雖以各種方式調查,但至今仍然不清楚該項縱火者是誰。但不管如何,根據本人的調查結果,絕對不認為是日本軍所為。」 寫《第二次中日戰爭史》的吳相湘,在1960年,在東京面告今井武夫說:「第一槍問題是枝節問題,日軍當時在河北省各地的橫行無忌,才是觸發戰爭的真正原因。」 日方熱心討論「第一槍」的人,首先是事變時的當事人。如支那駐屯軍參謀長橋本群等,都寫了「回想錄」和一些專文;寺平忠輔則著有《蘆溝橋事件》專書;當年在蘆溝橋演習的中隊長清水節郎「手記」,也被視為重要的史料。其次是歷史學者們,如貝塚茂樹、岩村三千夫、秦郁彥、臼井勝美,軍事評論家兒島襄,新聞評論家古屋奎二等,在他們的著作中,也都討論到「第一槍」的問題。軍史學家伊藤正德說得更爽快:「此一事件的發生,可能是共產黨的陰謀,無賴漢的製造事端,或無統制的反日中國軍人的惡作劇,反正均和日軍無直接關係。」 另外在日軍《北平特務機關日記》中,有關「對於華北事變開端」的情報,7月16日記事如下: 「冀察要人的有關華北事變談論如下:Continue reading

軍事

大同集宁战役后 傅作义的沉重公开信

大同集宁战役是中国第二次国共内战中的一场战役。1946年7月至9月间,聂荣臻和贺龙指挥晋察冀军区和晋绥军区部队的全部主力,共50个团,十几万人,在山西省大同和绥远省(今内蒙古自治区一部)集宁地区对国军傅作义部队的攻城打援作战。由于聂贺指挥失当,共军不但没有取得原定目标,还直接造成边区中心张家口失守。 战争结果以共军完败结束,说明仅靠自己的军队共产党还没有与国军正面抗衡的实力,此后,在东北地区,依靠苏联的全力援助共军方才扭转战局。 战后,傅作义在1946年9月20日《奋斗日报》发表了一封《致毛泽东的公开电》,下文为部份内容: 傅长官作义致毛泽东先生,希接受教训,放下武器,参加政府,促进宪政,电文如下:延安毛泽东先生,溯自去年日本投降,你们大举进攻绥包,放出内战的第一枪。愚鲁如我者,当时还以为这是你们一时的或一部分的冲动,决不会成为你们党的政策,故会于十月二十四日,致电先生,作坦白恳切的呼吁。但一年来的惨痛事实,竟证明这是你们经过长期准备的计划,并不是一个偶然的错误,因而和平商谈永无结果,而全面战争乃日益扩大。 最近由于你们背弃诺言,围攻大同,政府以和平的努力,均告绝望之后,本战区国军才迫不得已而采取行动,救援大同。但这是悲痛的,并不是快意的,其目的仅仅在于解救大同之围,解救大同二万军民。然你们相信武力万能,调集了十七个旅,五十一个团之众,企图在集宁歼灭国军,城郊野战和惨烈巷战,继续达四昼夜,然后你们终于溃败了。当你们溃退的前一天,延安广播且已宣布本战区国军被你们完全包围、完全击溃、完全歼灭。但次日的事实,立刻给一个无情的证明,证明被包围被击溃被歼灭的不是国军,而是你们自夸所谓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贺龙所部、聂荣臻所部,以及张宗逊、陈正湘、姚喆等的全部主力。 我不相信这是一军事上的胜利,因为诚如你们所说,本战区国军武器最劣人数最少,战力最弱,好战心理更不如你们,虽然失败,似乎是应该的。但我们没有失败,失败的却是你们。所以这不是一个军事上的胜利,而必须称之为人民意志上的胜利。在这次战役中,你们摆在战场的尸体,至少在两万人以上,我们流着眼泪,已经将他们掩埋了。你们在溃退途中,因恐惧国军追击,竟至拼命奔逃,口鼻冒血倒身路边者比比皆是,这是一幅如何悲惨的图画。是谁杀死了他们?我按住心口问我自己,如果作战是为了我个人的私欲,或一部分人的私利,那不就是我杀死了他们?我是一个最大的罪人,我应该遭受天谴。如果他们是在你的错误的领导之下,逞兵倡乱、祸国殃民,那就是你杀死了他们。在夜阑人静时,你应该受到责备,受到全国人民的惩罚。 现在确已过了一个阶段,经过一年来的血的教训,你们应该有所警悟,重新检讨你的政策,重新研究你们的路线。一个代表人民的政党,在决定一政策时,无论如何,应该问问人民,看他们最痛恶的是什么?最需要的是什么?今天人民所最痛恶的是交通破坏,战事无已;所最需要的是和平安定、休养生息。虽然你们一再宣传民主,但人民不要战乱,你们却偏偏制造战乱;人民害怕贫穷,你们偏以制造贫穷,作为扩大战乱的资本;所谓民主云乎,你们又一再毁谤政府,但政府在人民心目中,是有劳绩的、有威信的,绝不是任何毁谤所能动摇。 即使政府今天存着若干缺点,需要改革,但人民厌恶你们制造战乱,厌恶你们破坏交通,厌恶你们翻身算账。较之要求政府进行若干改革,其轻重缓急之差,不可同日而语。因为后者只是好与不好的比较,而前者却是人民眼前能活不能活的难关。人民今日最起码的要求,只是能在和平安定中活下去,绝不奢望在你们的战乱中再翻几个拼死的筋斗。政府若干缺点所影响于人民生活的,较之你们破坏交通、穷兵黩武,所加给人民的苦患与死亡,简直是一与二万倍之比,这还不现实吗?还不明白吗?人民如何同情你们? 以下为大同集宁战役的照片,为LIFE记者所拍: 1946年5月,张家口。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大门口。萧华(肖华)离开办公室,与卫兵行礼。 这时共军部队正策划在大同、集宁一线对国军发动攻击,以夺取这两个城市。 1946年5月,华北。共军军队集结在城市附近的乡村,随时准备对国军发动攻击。 1946年5月,华北。萧华(肖华)是准备进攻大同、集宁的指挥官。 1946年5月,华北。共军军队在卡车上,看着美国战地记者,他们正随时准备对国军发动攻击。 1946年5月,华北。共军军队在准备向国军发动攻击的路上。 1946年9月,华北。共军十几万人在大同、集宁一线惨败并丢失华北地区占据的唯一城市张家口,这是马车上败退的共军伤兵。 1946年9月,华北。共军十几万人在大同、集宁一线惨败并丢失华北地区占据的唯一城市张家口,这是一群群的共军被国军俘虏。 1946年9月,华北。共军十几万人在大同、集宁一线惨败并丢失华北地区占据的唯一城市张家口,这是一群群的共军被国军俘虏。 1946年9月,华北。共军十几万人在大同、集宁一线惨败并丢失华北地区占据的唯一城市张家口,这是一群群的共军被国军俘虏。

軍事

萨苏:寻找北洋海军踪迹

主题:萨苏:寻找北洋海军踪迹 [史海钩沉] 萨苏:寻找北洋海军踪迹 发布时间:2012-11-18 11:55 作者:萨苏 燕山大讲堂187期实录 寻找北洋海军踪迹 嘉 宾:萨苏(民间学者,作家) 【要点一】 北洋水师成立后并非花架,而是真正在维护中国在东亚的海权问题上起到了重要作用。 【要点二】当时中国人在拥抱世界,认为始终停留在愚昧中并不是一件好事,大家都走向文明也许是人类的共同方向。 【要点三】夫妻殉节,跟夫同难–当时的中国人不是没有骨气,在真正接近现代化的人物中,很多人表现得非常有中国传统气节。 【要点四】追究一个历史事件的责任时,技术问题是最关键的事情,而技术问题正是我们需要投入很多精力去做的事。 【要点五】北洋水师的意义在于它是一个全新的衙门,引进西方体制,兼顾原有体制,于是在海军得到一种结合,并且给中国后来的发展留下了很多东西。 萨苏:今天能够有这个机会到这儿来,非常感谢腾讯。因为我能够利用这个机会在这里以一个讲座纪念大家一个共同的老朋友:李默然老师。李默然老师昨天去世了,但他留下的艺术形象,也就是《甲午风云》中的邓世昌邓大人,我相信至今很多中国人都不会忘掉,而且我相信在将来人们也不会忘记他。我在这张图片上用了李默然老师的照片也用了邓世昌的照片,我想先给李默然老师,用当年光绪皇帝赠给邓世昌的两句词最为恰当: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我们一直知道甲午风云之中邓世昌驾驶着“致远”号军舰成为终极撞机吉野。这是那艘“致远”号军舰的照片,这艘军舰被认为那个时代里世界上最漂亮的军舰。 今天各位能到这儿来,我争取让大家看到一个跟以前不一样的北洋海水师。如果我讲得跟各位以前接触得差不多,大家可以撤。我原来想的题目也就是主持人刚才打出来的题目“追寻北洋水师的踪迹”。但在今天来之前,由于知道李默然老师的去世,我把这个题目和内容都改了——“追寻东亚第一大舰队的灵魂”。我自己觉得在我寻找北洋水师的遗迹以及故事时,我被振动,包括我对很多事情以及对历史的看法都发生了改变。 怎么样给大家看一个不一样的北洋水师?今天讲的是一个工程师眼里的北洋水师。我自己本身是一个工程师,工程师的特点是喜欢从器物的角度讲事情,喜欢先把这个事情搞清楚然后总结出结论,而不是先有结论再去看它是怎么回事。 我们谈北洋水师,先谈什么事?首先要谈1882年。1882年有两艘神秘的中国巡洋舰震惊了当时的东亚。1882年在朝鲜发生了一起事件——壬午之变。当时日本一直有一股势力要征服朝鲜,不断向朝鲜渗透并且扶植了所谓亲日派,这点引起朝鲜国内一些人的反感,于是汉城发生兵变,驱逐亲日派。日本看到这个情况看非常高兴,因为他发现自己可以趁这个机会夺取朝鲜这块地盘。可这件事情发生时,日本往朝鲜派兵,中国也在往朝鲜派兵。这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当时的记载是这样的,讲到中国有两艘军舰开向朝鲜,——“固轮疾行,先一日而聚海口,次一日日渐至争口而不得入”。这是当时历史记载我国海军在东亚大海上的行动。当我真正查这个历史时发现了有趣的事情。 邓世昌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当时中国派到朝鲜去的两艘巡洋舰中,一艘是超勇号,一艘叫扬威号。当时邓世昌是扬威号巡洋舰的舰长,超勇号巡洋舰的舰长是林泰曾。他们两个人率领这两艘军舰到达朝鲜时,是真的像历史记载那样:到了朝鲜,日本人晚一天到,登口而不得入吗?”当我查日本史料时发现不是那样。当时的真实情况是,在朝鲜汉城湾里已经囤了一艘日本军舰,叫“金刚”号。日本“金刚”号巡洋舰当时已经停在湾口。中国两艘巡洋舰赶到后立即掐住汉城的湾口。第二天早晨从外面又来7艘日本军舰。这样形成的局面是2:8。可在2对8的局面之下,日本人琢磨了半天,最后没敢打,放弃和中国军舰的交锋,转而到上游65华里赶往汉城。日本军舰赶往汉城时,中国当时有一个非常出色的人物到了汉城,并且控制了汉城的局势,这个人是袁世凯。 为什么日本人8艘军舰不敢跟中国2艘军舰对抗? 大家可以看,这是两艘军舰的结构图,这是军舰上的大炮。这两艘军队在当时世界上(包括英、德国)是最先进的,我们的军舰是当时世界上号称最先进的巡洋舰。大家可以觉得奇怪,当时我们不会造巡洋舰,我们拿到的巡洋舰怎么比德国、英国要先进?说起来很简单,因为这两艘巡洋舰是英国人设计的概念舰,之前世界上就没有这个巡洋舰。中国定造的两艘巡洋舰是从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定造的,基本上抛弃使用帆,主要是靠蒸汽机工作。我们一直以为西方人入侵我们时使用的都是蒸汽、铁甲的战舰,其实1840年英国人鸦片战争打我们只有一艘船是蒸汽机开动的,而且那条船不是用于海战。为什么?因为那时的船不懂得采用螺旋桨进行,而是舷侧放两个大的明轮,这个两个明轮很容易中弹,一旦中弹船就不能动,所以这种船根本不能用于海战。当时英军和我们交战的舰只基本都是木制的大型风帆战舰。 进入蒸汽时代后,日本人“金刚”号的军舰是过渡型的军舰,炮全设在侧面,侧面有多少门炮跟对方对打,这种军舰是传统上的风帆战舰护炮方法。那时候的风帆是怎么样对弹的?是大家并肩或者对向前进,用全侧的炮火来打,有的军舰一说是50门炮的战舰或者80门炮战舰,总之军舰越造越大,炮越来越多。这样造下去后,舰船设计师发现:难道没有创新的办法重新设计军舰吗?结果这种革命性的设计在“超勇”号和“扬威”号巡洋舰上实现。是怎样设计的?不再追求舷侧有多少门炮,这不重要,关键是我要的军舰得装上大炮,你有100门炮不要紧,我有两个比你要大得多的炮。你有100门炮打不到我时,我这两门炮火就可以把军舰打穿,让你葬身海底。现在的军舰基本如此,若我们去看二战的军舰哪怕到今天的军舰都可以看到,军舰上有旋转的炮塔,而不是在两面放很多的炮位。这种旋转的设计在“超勇”号和“扬威”号诞生时还不存在。这些工程师想不通:怎么让这些炮能够转着打,不同方向,但又不影响整个军舰的结构。现在说很简单,但那时候没有这个概念。结果他们做了什么东西实现它?中国两艘军舰造了很大的炮房,炮房是固定的。炮房如果是固定的,炮怎么旋转着打?很简单,炮房虽然是固定的,但在不同面上开了很多大窗子。朝前打就从前面的窗户打;如果从侧面打,比如你现在在侧面,马上把炮拉过来从侧面伸出去再打。这种打法有点像地道战里民兵打枪的枪眼。但这种设计在当时是革命性的。 同时这艘军舰还有两个特色:一是在军舰腹部、内部有一道装甲,这道装甲不是平的,而是圆弧形的。如果炮弹打进去后,圆弧形的装甲可以把炮弹挡在外面,不至于落在机舱。在军舰前面有一个非常尖的冲角,如果和对方交战可以冲向对方,在敌人军舰的腹部撞一大窟窿。这一艘军舰上有很多后来人慢慢发展起来的新技术。面对这样两艘神奇的军舰,日本舰队8艘军舰确实不敢打,自己所想的是这8艘军舰全上也打不过中国的两条船。所以最后他们选择了退避三舍。 由此可以看到北洋水师成立后并非花架子,而是真正维护中国在东亚的海权问题上起到了重要作用。中国和日本19世纪后期在朝鲜先后交锋三次:第一次是壬午之变,第二次是甲申之变,第三次是甲午之战。这三次交锋中,前两次中国都取得了胜利,这两次胜利源于我们掌握了从中国到朝鲜之间的制海权。 这时候还要再说一句,在这次行动中也充分体现出中国当时海军人员的优秀素质。中国人写史书常常会省略很多东西,比如邓世昌赶到汉城有一个问题。大家现在跟日本人打交道会想到这么一个问题:日本这个民族特别会算,会把事情算计得非常细。为什么中日双方都增援朝鲜时,日方比中国军舰晚一天到达?正常情况应该计算中国军舰会在几天之内到达朝鲜,争取在中国军舰到达之前赶到那里,可中国军舰怎么会先到?这是“固轮疾行”,当我们真正探望邓世昌他们采用了什么技术先赶到朝鲜时,我们会发现这个船跑出了比原来测试航速更高的速度,采用的是强压通风技术,给锅炉强制增压,使军舰跑出更大的马力。这个技术在当时英国少数舰长所掌握的技术,而邓世昌偏偏敢这么干。这次行动中他使用了高压通风技术。在他的最后一战,也就是甲午海战之中,冲向吉野舰队时,也使用了这个技术。曾经有人怀疑:邓世昌的军舰速度最高只能达到18点,吉野舰比它要快,最高速度能达到22点,邓世昌怎样能够冲这个吉野号?我推测邓世昌在当时又一次采用了强压通风技术,使军舰速度通过了测试航速。 壬午之变对当时东亚的战略布局产生什么影响? 在这之前我们对朝鲜所谓的宗主权停留在口头上,也就是朝鲜给我们进攻,把它认为是我们的一个附庸国,但实际上我们根本不控制它的任何事。壬午之变后,中国取得了在朝鲜的驻兵权,还取得了两件非常重要的事:一件是在朝鲜的海关控制权;一件是在朝鲜的电报局。当时中国的电报局已经设到朝鲜的皇宫里,而且在最后的甲午战争之中,朝鲜王宫之中的中国电报局曾和日军发生过战斗。中国控制朝鲜海关意味着控制着整个朝鲜的经济,由于当时中国把军队派到汉城,并且控制了海关,因此朝鲜从1882年到1884年之间已经成为中国控制东北地区的一个缓冲地带。 这次控制行动中还有一个人脱颖而出。当时袁世凯控制汉城时突然想起在海岸边有一些中国商社,中国军队到达汉城后,马上把汉城的皇宫包括兵力控制了,但当时的汉城很乱,袁世凯突然想到,如果岸边的商社遭到朝鲜人或者日本人的抢劫损失很重。袁世凯在平定汉城后立即带人赶往岸边去看当地是什么情况。结果看到的是什么?在中国人的商社门前,一群中国贫民把自己武装起来,都拿着枪等待着战斗。在这些人前面站着一个彪形大汉,身高一米八多,辫子盘在头上,腰插双枪。我们知道袁世凯很矮,都叫他“袁蛤蟆”,但他有一个非常好的优点,看到此人的形貌后不是说你怎么比我高,不是嫉妒,而是马上上前跟人结交,就这样跟这个人结成好朋友。在甲午战争爆发之前,日本人有一个说法是“必杀袁世凯。”我跟一个老师交流过这个事,他找到一份资料,就在日本人说必杀袁世凯之时,有人通知了彪形大汉(当时担任朝鲜海关关长),当地的外国人告诉他日本人要杀袁世凯。于是这个大汉牵着双马、带着双刀、背着双枪赶到袁世凯处,带袁世凯出走。这个人是谁?是中国人,耶鲁大学的毕业生,而且是中华民国的第一任国务总理——唐绍仪。很少有人会想到中华民国的第一总理是这样的形象,这是我们对当年历史完全不了解造成的。 这两艘巡洋舰后来情况如何?超勇号和扬威号在1882年是世界上的概念舰。在它之后,发展成另外两艘军舰,即日本的浪速号和秋津洲号。浪速号和秋津洲号等于是超勇号和扬威号的第二代。浪速和秋津洲之后的下一代是邓世昌撞击吉野的“致远”号和“靖远”号。“致远”号和“靖远”号下一代是谁?是日本的“吉野”。原来是中国买一批,日本买一批,中国买一批日本买一匹,到了“吉野”后中国人停了。 既然说到“超勇”号和“扬威”号,“超勇”号和“扬威”号本身是北洋水师最早的巡洋舰,到甲午战争时说不上有多先进,我为什么花这么多时间讲它?一方面我想让大家明白北洋水师并非一事无成,在它成军的1881年开始到1894年之前,中国的北方领海一直非常安定,所谓“京师门户已成深固不摇之势”这句话并不是李鸿章吹牛,而是真正做到了。在这过程中,有一件事让我感到非常感动,那是怎样的一种感动? 中国人拥抱世界的爱情 中国开始从英国定造巡洋舰时,中国开始派人到英国接舰。当时中国人在1881年时是什么样的一个世界,没有人见过汽车、铁路是什么样的。这时候突然把一批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山东的渔民征上来做水兵,然后把他们派到遥远的英国,这些中国人会是怎样的?英国人又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他们?我接触时看到了一个史实:当时中国人去英国有一个要求:带枪上陆。这件事偏巧是英国人不同意的,因为按照英国法律外国军队是不可以携带武器登上英国领土的。这时候中国人为什么要带着武器上岸?不是找事,而是出于对西方世界的不了解,我们感到害怕、紧张。军人怎么保护自己?保护的方法是无论如何要带着枪。我们一般认为帝国主义对我们很苛刻或者欺负我们,但当时英国议会里发生一场争议:是否允许中国人带枪上岸。最后一个英国人的发言起到决定性作用:1840年我们到中国去时是带着枪登陆的,如果现在不允许中国人带枪上我们土地的话,我们可能永远不能赢得这个庞大国家的友谊。于是英国破例通过一条法令:允许北洋水师官兵带着武器登陆英国。到现在还可以这么讲,中国北洋水师是第一支武装登陆英国的外国军队。 这支军队登岸以后又是怎样的?我们可能会想到中国人当时是土老帽,登上后应该是去学习,应该会闹很多笑话。结果不是这样,当这些中国人到达英国领土时在岸上表现得非常好,所有水兵在3个月内全部学会了英语口令。我到威海去时碰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可以说是北洋水师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两个老太太在街上走,其中一个老太太跟另外一个人说,“大姐,咱们俩出去LOOK、LOOK。”我一听吓了一跳,明明是一个农村的老太太,一看绝对是没受过教育的,但她给你来一个“我们一块上街LOOK、LOOK。”这是怎么回事?当是问当地人时才知道,“LOOK、LOOK”是当地的俚语,跟北京“犄角旮旯”一样。这是因为当时北洋水师的水兵很多是山东威海、荣成一代人,他们在军舰上所有口令全是英文,回家时就会把英文带回家。“上街去LOOK、LOOK”说着很通畅,于是当地人有很多人模仿他们的说法,一直保留到现在。 除了这些人以外,我还看到一些事情,我的朋友陈悦先生(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会长)买到一本1884年中国海军军官的日记。这个中国海军军官当时去英国接军舰。他们干了什么事?第一件事是日记中记载他和其他水兵上岸后一起去看歌剧。这是纽卡斯尔的歌剧院,(图)当时中国水兵们前去看歌剧的地方。Continue reading

軍事

“平型关大捷”的真相

“平型关大捷”的真相 中共一直伪造平型关战役的真象,把它吹的神乎其神。其实平型关战役的主力根本不是八路军而是国军刘茂恩将军率领的第15军,整个平型关战役是由刘茂恩将军亲自指挥的。中共宣传的什么“平型关大捷”其实是“蔡家峪伏击半徒手小股辎重日军得手的小战”,“平型关”及“大捷”都是中共故意将其夸大且隐瞒擅自逃离主战场的罪行后的欺世盗名。另外,这种欺世盗名之所以能够实施,也是中共钻了国府军委会规定的漏洞。照国府军委会规定,为保守军事秘密,战况之报导不得公布国军番号,故国军在淞沪及各地战绩,从未发表番号,刘茂恩将军之15军的英勇作战,亦复如此。只有八路军则不顾国家机密,违反此项规定,故意发表自己番号与战绩向全国报导宣传,以达到扩大影响欺世盗名之目的。